社交媒体给约会带来的10种破坏

发布日期:2020-06-30

科技驱动的世界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美妙的事物,如今互联网已普及到家家户户,人们不仅可以远程工作,还可以跨过整个地球联系到同事和合作伙伴。Facebook的出现更使人们重获他们可能不∪会再有的友情和亲情。但是,有一个东西完全没能从社交媒体和技术获益——现代的约会文化。事实上,如我们所知,社交媒体和技术已经基本上毁掉了我们的约会和其中的浪漫。

过去是一个手写情书的时代,是一个鼓足勇气去正式邀请别人约会的时代,是一个大家奔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去恋爱的时代,而非一个随便勾搭约炮的时代。而21世纪的约会却常常被认为是“约炮文化”的一部分,而许多这些所谓约炮的温床就是社交媒◎体。深呼吸,让我们一起来看看10种社交媒体破话我们约会的方式。

10. 你时不时会看到你的前任,即使只是照片

当Facebook刚刚建立的时候,它只在大学生间流行。今天,似乎每个人,以及他们的妈妈——暂不提祖母辈的——都在社交平台上有一个账户。我很确定在Facebook上我还与许多我朋友的宠物是好友关系呢。随着Twitter和 Instagram♤ 这类的社交网站变得流行,人们相互间这种紧密的联系对于想走出失恋的人来说很是不利。在网络出现之前,分手后两方一致达成不再见面或不再说话的约定,之后假装另一方不存在或搬到另一个星球去了,人们自然而然能走出失恋℡。

可是现在我们各自的信息网常常充斥着前任发表夜晚出行的动态——有些晚上他们还上传了他们和暧昧不清的人模糊的合照,把前任从你的脑袋¥里赶出去几乎不可能。就算你把你的前任从你的好友列表中删除或拉黑,但你连想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都变得无比艰巨。就像Complex网站说的,当你下定决心去取消好友或是取消关注前任的时候,“你不得不留意你们有哪些共同好友,以防在Instagram上看到你前任和邻居恶心的舌吻照——你早就怀疑那个一篱之隔的邻居对她有意思了。”呸!

9. 对话变得几乎只在短信中进行了

还记得固定电话还没过时的日子吗?还记得二、三十岁的人拥有一部固↖定电话再普遍不过的日子吗?如今我唯一能接到的固定电话来电就是来自我父母家的那台固定电话,然而,即使是我的父母也很少使用它了。严格地说,☼自从我的父母学会了怎么打字(并且知道lol代表什么),他们便一直过不够给我和我姐姐发短信的瘾。他们甚至还抛弃了时不时和他们电话留言的一帮朋友,呃,我跑题了……

来自《精英日报》(Elite Daily)的斯蒂芬妮艾曼(Stephanie Hayman)认同短™信确确实实毁Ж掉了我们约会的各种方式。“我们这一代,沉浸在瞬时满足感的一代,借科技的进步一手毁掉了约会的艺术。”她说,“你问如何毁掉的?就是在24屏幕的对话框上毁掉的。”接着艾曼又指出这些东西的危害——比如单身人士从潜在的伴侣频繁收到的“微醉的短信”(buzzed texts),他们会有对方在邀“约炮”(booty call)的错觉,这类典型的短信变得越来越日常化。如▲果有人只在晚上9点到3点找你聊天,你知道他图的是什么。”

手机的普及带来了许多美妙的东西——我们能享用电子邮箱,网站,许多自我升级的应用和其他类似的指尖上的乐趣。当然,福总是祸之所倚,我们这才进入了短信的这个话题。发短信有趣又方便,也是我们使用跳舞女孩和小狗这些搞笑表情的一个好借口。不过当发短信变成了大家更倾向的沟通方式(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太奢望了,对吧?),约会的场面就会因缺少亲密交流而变得尴尬,像是误会或是混杂的短信则会加剧情形的恶化。¤

8.你再也不需要勇气了

正如《纽约时报》(theNew York Times)写的:“传统的追求方式——拿起电话提出约会——需要勇气、策略,以及相当程度上的自尊舍弃(在电话里被拒绝是一件很伤自尊的事情)。而如今,许多约会邀请都是通过短信、在线交友网站或是手机应用提出的,“这更像是往湖里抛下鱼线,期待有鱼上钩。”此外,科技让︶︷︸我们可约会的“大池子”呈指数扩大。以前人们希望通过一些偶然的邂逅,或者◈是通过朋友、家人以及同事的安排来认识自己的另一半,而现在社交媒体和交友APP提供了一系列的单身男女以供相亲或约炮。在提出约会邀请之前,人们再也不需要提起多大的勇气Ⅰ。正是因为有太多的选择,被拒绝似乎也并非是一件可怕的事,也许在下一个转角就有一个约会等着你。再者,在真正见面之前,两个人之间并不熟悉,如果对对方不感兴趣,只需要忽略信息或者在交友APP上选择“不适合”即可。虽然有选择是一件好事,但是选择太多反而会减弱人们之间的亲密感,减少在以往追求过程中所需要的勇气。

7. 线上交友会降低夫妻之间的忠诚度

正是因为存在如此多潜在的约会对象,与其专心和一个人交往,不如成为一个√约炮高手,这就是21世纪社交文化的现实状况。“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积累更多的经验。你会知道该如何和女人相处,如何对待她们,怎么和她们聊天。这些经验在线上约会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英国交友网站的成▁▂▃▄立者丹温彻斯特(Dan Winchester)对《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记者丹├斯拉特(Dan Winchester)这样说:“我常常在思考,一旦和他人的配对变得如此迅速,约炮过程又这么愉悦,婚姻是否会就此变成过去式。”而对于已婚人士,线上约会对于婚姻μ双方的幸福感和忠诚度有着长期的恶性影响。

Ashley M∏adison是一家专▌门为已婚人士提供婚外情服务的网站,也为希望和已婚人士发生关系的单身者提供服务。自从2001年成立之后,这个网站在“人生苦短,及时行乐!(Life is short. Have an affair)”的口号之下运作,它在饱受批评的同时,也从不断寻找婚外情的人那里获得了上亿美金的利润。BBC记者金吉特尔森(Kim Gittl۩eson)采访了网站的成立人诺艾尔毕德曼(Noeζl Biderman)——他试图利用夫妻之间的不忠行为以及婚外情作为商机获取利润。“不幸的是,夫妻间的不忠诚是最后的堡垒——我们已经接受了跨种族恋,也习惯了同性恋,但是通奸却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我不知道对配偶的不忠是否能和人权相提并论,但如果可以的话,那么……

我们也想强调一个研究结果:“全球网路指数(Global Web Index)公司研究发现Tinder交友软件的使用者超过40%都是已婚者。”显然,“向右滑动(译注:指解锁手机屏幕)”导致的结果比想象中更糟糕。

6.社交软件和科技甚至会耽误第一次约会⿳

喜剧演员阿兹安萨里(Aziz Ansari)同社会学家埃里克克林伯格(Eric Klinenberg)合作写就的著作《现代浪漫》(Modern Romance)于近期发表。该书主要全方位讲解了像社交软件和智能手机这样的现代产品是如何影响当今约会方式的。安萨里经常在他的单人喜剧里提及用过去的眼光审视21世纪的约会已经过时了。在他的喜剧——《危险的美味》(dangerously delicious)中,安萨里悲叹道他发现一旦两个人之间存在着长期的亲密关系,所有在约会中的对话无一例外都是通过短信进行的。这段喜剧表演非常贴切幽默,因为事实就是如此:短信交流容易造成误解。比如说,当双方都在不停地回复着信息直到其中一人说,“好。所以你想今天晚上吃披萨?”然后就没回复了!我可能就会发,“刚刚发生了什么啊?我知道你看到我的信息了!你刚刚还回复了我之前发的20条信息。你是不是不再喜欢我了?……难道你是把手机锁在了储物柜去玩了几个小时的过山车么?到底怎么回事?!”

纽约的单身人士珊尼希尔夫(Shani Silver)告诉《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她也有过类似由于短信而造成的≒约会悲剧。因为文字有一种无形的冷漠,短信不能真实地传达你★的语气。这些了无生气的短信交流连同着各种表情遍及我们的约会生活。举个例子,希尔夫收到一位通过网络认识的男士的约会邀请,然而她发现所谓的约会只是和他的大学同学们一起交流。

“都已经晚上10点了,我还是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希尔夫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直到10点半,那位男士终于发来了一条讯息:“我在餐酒店,你想要来喝一杯吗?”但他又说,“这里有一堆我大学同学呢。”

“我们现在是胜过朋友,恋人未满的关系,”希尔夫又说,“想在浪漫漂亮的小餐馆吃顿饭?得了吧!现在二十几岁的女人能在交谈的关键短息中被提到就已经很幸运了。”以上就是一个现代科技受害者的自述……

5.约会变得太随意

就像过度的痴迷会拉开两人亲密的关系,同样,态度散漫、吊儿郎当地去赴约也会有不好的影响。再者,“出去玩”“普通约会”和“专属约会”这几个概念间的界限已经变得模糊起来,相比于分明的界限这更像是一团迷惑。对,这个暗喻可能没什么道理,但我认同。曼哈顿的实时记者丹妮丝休伊特(Denise Hewitt)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新的约会已经意味着是‘出去玩’,”休伊特告诉《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她的一位男性朋友的话可以证明她的观点:“我不喜欢带女§生出去。我喜欢让她们跟我一Ⅴ起做点什么,像去社交场合,音乐会什么的。”事实上,ю现在“出去玩”已经成为了约会的同义词。当所有约会前的交流都是通过没有感情的短信、软件和交友网站,很难判断到底这个关系是不是爱情。几十年前要找个人结婚是件急急忙忙的事(虽然最终结果因情况而异),而现在,我们有的选择太多了,很难找到一个共享生活的人。

4.在见面前,你潜在Ⅺ的朋友就会充分了解你的过去

一段健康正常关系的重点就在于花时间去了解对方,并以此建立信任基础,然后再慢慢透露自己过去的秘密和弱点。然而在社交媒体和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那些潜ō在的约会或求婚对象在你们约会前就可以全面地收集到你所有信息。在过去,人∣们想删掉的不好看的旧照,一些追悔莫及的往事都只能向好友倾诉,而非在网上分享。可现在,要想ξ知道≠你的每一份想法,每一次尴尬,每一件轶事比“谷歌”一下还快。就像Complex网站说的,你所谓的网友搜到你脸书上的私人照片,然后你就不得不去向你的宝贝女友解释为什么她穿着闪亮亮的盔甲看上去像是从 Girls Gone Wild 视σ频里走出来的一板一眼的骑士。祝你好运,请记住,将来在设置你的脸书标签时,一定要确保有一天被追问时能解释得了。

此外,现如今,在一段新关系开始前,任何曾经的秘密在社交媒介和技术面前都无所遁形。《据精英日报》(Elite Daily)记载:“是你自己剥夺了约会过程中不断探索发掘的过程。因为一段关系中最迷人¨的阶段就是花精力去了解另一个人,可这些各式各样的社交媒介平台把所有的新鲜感都剥夺了。”

3.偷拍和手写信件的情趣已不再

“在我的壁橱里,有一个鞋盒,那里藏着我的情书、随笔和旧友通讯录。自从开通了我第一台智能机,我对鞋盒的贡献就减少了。这是巧合么?我可不信。”这个小发现来源于《思想目录》(Though"t Catalog)的安娜戈德法布(Anna Goldfarb),她一直Ω坚持这温情的习惯,记录每天发生的新奇事儿,但这在今天这个技术驱使的文化背景下变得越来越没有存在感。那些第一次和爱人去看电影时会小心翼翼存下电影票根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相反,我们现在只需注册脸书用〾户,就能找到我们想要去的影院,想要看的电影,想要相伴◙的人。然而,由于互联网,在第一次和接У下来的所有约会中你的个人隐私都会完全暴露。快照不再出现在鞋盒里,而由社交平台或软件取而代之,在那里,人们能加很多的滤镜和模板,以让所有人都看到。至于手写信件,好好想想,最近还会有人拿起笔来写东西么?连食品杂货店的清单都被改⊥成了电子版,或者就用手机下单。比起把一份折成心形的手写笔记展在玻璃柜台里,现代青少年们更喜欢用推特来分享自己的故事。

2. 亲密时刻不再亲密

“再不注册Facebook你就out了!”成为了21世纪约会时代的流行口号。在一段暧昧关系中,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真正的亲密程度,再次强调,这是只属于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可是现在社交媒体已经成功拆除了约会中的那道Ψ防护墙。当然,当你和朋友、家人外出时,你的人际关系难免会泄露,但其他私人时间无疑是可以避开公众的。在社交媒体的出现初期和互联网普及之前,你中学同学不会毫无顾忌地公开你现在的恋爱状态和深夜密会的八卦。♨现如今,你要是没把你的所有公之于众或者缺乏这些意识,你脸书上就会出现各种闲言碎语:“他是你的男朋友吗?”“为什么你还没有两个脸书账号?”“‘他不上网’?这是什么意思?很显然,他一定是在骗你。”

基本上,大家都希望别人能在社交媒体同步自◥己每一次深夜约会的情况,每一段恋情的进展和其他等等诸如此类的。这不仅扯掉了恋情原本私密的面纱,还让恋爱因公开透明┏而丧失了它独有的韵味。正如Complex网站所∝说:“你可以在Facebook上晒出你又愚蠢又恶心的爱情……你可以在工作时玩推特(Twitter),在午休时用Skype(译注:一种网络即时语音沟通工具),在洗衣服时上Vine(译注:Vine是微软公司开发基于地理位置的SNS系统,类似于Twitter服务)。除非你能将自己┕的心理情感和其他人纯粹的八卦天性完全一分为二,否则,公布这些状态绝对会削弱恋爱的意义。”

1.旧人类才期待邂逅

拜社交媒体和现代科技所赐,因邂逅擦出的■美丽火花已成过往。听说前世三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过,每一次邂逅都灿若流星,如果这是真的,哪怕只看见一次,你也是幸运无比。我还记得“爱情总是来得始料不及”这一系列爱的咒语,但那些话似乎早已被如今的约会文化遗忘。太多人借助App面基,还有的人拥有好几个交友网站的账号,他们都在努力寻找适合自己的那个人(或那几个人)。这些行为现在看起来司空见惯,却完全颠覆了那些喜欢意外惊喜之人的传统观念,要知道他们可曾只因一个偶然Ⅷ就遇见了可以携手一生的伴侣。此外,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机会来一场浪漫邂逅,但交友软件和网站的盛行却生生切断了这样一种可能。

保罗C布朗森公司(thePaul C. Brunson Agency)的创始人保罗布朗森(PaulBrunson)就是一位月老。他同ABC(译注:美国一家全国性的大型电视广播公司)谈起一款针对上流人士的交友App“联盟”(The League)时说到,该软件可提供社会经济地位、外貌吸引力等指标为用户筛选出他们心仪的对象。在ABC的访谈中,保罗强烈指责了这类似的软件:“要是我们的目光只聚集在手机软件和交友网站,这辈子都别指望找到你那位还没有出现的真爱。”Ξ的确,现代约会文明与科技进步息息相关,在现实生活中两者却没有必然联系。

via:Top10list

搬砖工人一块砖多少钱_搬砖一般多少钱一块_搬砖怎么赚钱 2019-2022版权所有